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其它相关 >

央妈提到的动机不纯的支付机构到底做了些啥?

时间: 2017-03-12 20:45 来源:未知  作者:韶关市金融消费权  点击:
随着央行关于备付金集中存管落地,网联上线在即!整个第三方支付行业监管格局发生根本变化。正值两会期间针对第三方支付相关提案也层出不穷,最火应该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

        随着央行关于备付金集中存管落地,网联上线在即!整个第三方支付行业监管格局发生根本变化。正值两会期间针对第三方支付相关提案也层出不穷,最火应该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贺强《关于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不能“一刀切”》提案)中力挺支付机构直连银行质疑网联的建设必要,认为取消备付金利息和集中存管影响行业发展!随后央行在日前记者招待会中再一次提到第三个支付监管问题,特别是周小川行长提到:部分支付机构动机不纯,不是想着把支付业务搞好,而是盯着客户的备付金来赚取利差,应该把心思放在通过科技创新做好支付业务上,本期由疑似监管层粉丝(支付圈粉丝监管层较多.....)亲身经历告诉你监管第三方支付公司过程中哪些斗智斗勇的事

  作者:凯风百里

  不知道是不是两会会务组也知道了央妈“周五下午三点起来嗨”的习惯,愣是妥妥地把行长大咖们的两会首秀也安排在了周五。到底是同行知心,没有放在下午,比央妈人道多了,算是给了不少文案们一条生路。

 

  比起人家的笔杆子,小太爷我不是科班出身,自谋生路干支付才沾了金融业的边儿,本来就没啥基础,再加上媳妇又不让咱管钱。所以对金融改革、货币政策之类的大事儿基本上听不懂也不太关心。看着会后同行的一篇篇解读,掂量掂量手里这半把刷子,小太爷盘算着也只能写写自己的本行了。

  今天这个记者会上,只有一个问题涉及支付,范行长答,小川行长补充。过程平淡无奇,问题也不打眼,但是如果纵观整个记者会,就会发现小川行长只做过两次补充,一次是对去杠杆,还有一次就是支付在小川行长的补刀,啊不,是补充里,有四个字让同行们印象深刻。

  啥叫动机不纯?

  小川行长解释了:就是有一部分支付机构的动机和心思并不是想用新的网络科技手段把支付搞好,而是眼睛盯着客户的备付金,觉得那个资金可以拿来赚利差,甚至有的打自己的主意,缺钱的时候从那里挪用一些,这就叫动机不纯。有同行说,小川行长这话说重了,不说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吧,反正有点上纲上线;也有人纳闷,范行长已经讲过了,小川行长咋又重新强调一遍。

  小太爷倒觉得,友谊的小船儿翻就翻了,总比离岸太远再翻强。

 

  说一千道一万,翻船的和拿竿儿的,都离不开这仨字——备付金

  看着这仨字儿,小太爷的经历可能比大多数同行多一些。掐指一算,入支付行10年,第四年头儿上,央妈发了二号令和牌照。记得五年前,小太爷工作性质特殊,带着队伍上一家老牌儿支付机构检查,这家机构虽然算不上是行业巨头,但是也算是出类拔萃的大机构。现在仔细想想,不论是检查队伍,还是支付机构,那会儿大家真都是天真烂漫!

  此处长叹一声,哎,人生若只如初见。我记得当时正查着,突然发现对方提供的一本资金账户流水里,有一笔2000万元的支出,旁边赫然写着一行字 “购买XXX理财”

  想知道支付行业检查组遇到这种情况的概率有多低吗?

  检查这种东西,所谓“十个瓶子九个盖儿”,你检查组才几个人几条枪,在人家地头儿上,别说九个,十个瓶子五个盖儿都能保证你检查组能看见的瓶子个个都有盖儿!

  尽管我们一直强调,监管也好自律也罢都是要为行业服务吧!尽管我们一直说要坦诚相见配合检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吧!这么大的机构就是再傻,也应该知道挪用备付金是红线,当时估计是太大意了,愣是让我们碰到了一个没盖儿就端出来的!

  您都端出来了,您说我装没看见吧,说不过去;您说我当时就指出来吧,您这洞也太大了,这特么哪儿是瓶子啊,这分明是个桶啊!还是个没盖盖儿的马桶!小太爷要把这马桶拎回去当证据!

  虽然大家表面和和气气,小太爷也明白,这要是当时点出来,估计是走不了了,这材料证据也甭想带走,不说撕破脸,起码不欢而散是肯定的,以后大家也甭见面儿了。

  你问后来怎么着?这难不住小太爷啊!小太爷心想,这机构端出来的不仔细,估计盖章那就更不仔细了,让他们把材料都盖上章,然后以检查资料存档为由带走,人先撤回去再说。

  事后的处理过程就不赘述了,但是在那个备付金存管办法还没有出台的蛮荒时代,可能很少有人去思考“挪用备付金”与“混用自有资金与备付金账户”两者间的交集,这是后话。

  总之,这件事后,不管是在监管单位还是在行业团体,凡是张口闭口“挪用备付金如何如何”的同僚,小太爷一般只会幽幽的冒出来一句:“你真见过挪备付金的么?我见过。”

  我见过,所以我知道,这发生过,而且一直在发生着。如果没发生,就不会有易士,不会有畅购,不会有益民,不会有上海商户谈预付卡而色变的故事。

  前两天有个声音在行业内流传颇广,据说是来自一名教授,此公说备付金集中存管取消利息将导致一些机构活不下去铤而走险挪用备付金。

  你瞧瞧,小川行长刚说过,眼睛盯着客户的备付金,觉得那个资金可以拿来赚利差是动机不纯。取消你的利息你就要死要活,然后就要坏规矩耍赖皮要挪备付金,大伙儿说这心态是不是就四个字儿——动机不纯!这论调是不是给心术不正找借口?

  说白了,只要备付金还分散存放就永远可能出现十个瓶子九个盖儿、十个瓶子五个盖儿,甚至是只有一个盖儿!很遗憾,易士、畅购、益民就是把内仅有的一个瓶盖儿也玩儿丢了的。

  解决这个问题,说白了,就是给每家发一个桶,您有好几个瓶子装水?不好意思,请您把水都倒进这个桶里,从今天起,瓶子不许用了,桶配个盖儿,有人来检查,您的盖儿在,您万岁您吉祥。您的盖儿丢了?抱歉,牌照拿来,您回家睡觉去吧。这您问这桶名字叫啥?四个字儿,不是动机不纯!是集——中——存——管

  其实世界上大凡支付行业,比起信用风险,大家更头疼的是流动性风险。写到这儿小太爷越发觉得这瓶子的例子举得贴切,赶紧自我表扬一下。

 

  咱接着说流动性

  且不论流动性风险的成因有多复杂吧,就纯粹支付机构来说,不管你是拿着客户的备付金去理财投资了,还是像范行长说的去买房置地炒股票打麻将炸金花了,反正你把钱倒腾出去了。等到客户要用,或者商户要结,或者其他种种你该付款的时候,或者哪怕你啥坏事儿也没干,但是钱就是分在好几十个账户里,而你要给人一笔大钱的时候,就是你那每个小瓶儿里都有水,但是人家跟你要一整桶水的时候,抱歉您就遇到流动性风险了。

  这么多年,小太爷发现机构的流动性风险运营已经成了一门学问,看央妈1月13日集中存管通知里的数据就能算出来,大家玩儿的比例大概占到多少。我呢,还是讲一个故事。

 

  有一回,央妈的上海总部啊,要开个会,把上海所有的支付机构都找到了一个屋子里。当时好像刚发了一批牌照(对,那会儿还能发牌儿呢,后悔没申请不?),本来呢,本意是想把新老机构都找到一起,给大家讲讲怎么合规经营,怎么不触碰红线之类的,结果上海总部的一个领导讲着讲着就急眼了,拍着桌子大骂说有个机构也太不像话了开门营业没两个月,账上就剩两万块钱了!玩儿老子呐!惹得一群机构的大佬坐在下面捂着嘴偷笑

  现在想想,当时大伙儿也是还没经历过畅购,心真大。

  搁现在,估计早特么回去让BD挨个儿给商户打电话了。其实一个道理,能把客户钱倒腾出去,您有路子有胆子,问题是,拿不回来而又要掏钱的时候,有人扛得住,有人扛不住。出水的瓶盖没人管,或者说,瓶子太多管不过来瓶盖。解决问题也一样——来,发您一四字宝桶,您管不住,我们帮您管。

  多说一点,谁都知道,分散的备付金存放,带来了分散的银行和支付机构交易链路,通道彼此独立,毫无标准可言,天然便利了隔壁老王可能在A买枪,在B买子弹,当然这是个夸张的假设。实际情况可能比这复杂的多,但是实在不想讲黑产洗料这些烂事儿了,因为小太爷困了,这都凌晨三点了!总之所有的信息都是孤立的,都是单独的点对点传输的。

  如果您相信,并且认可,那么,当您抱起宝桶的那一刻,基本上您也就告别分散存管,直连银行的模式,如果能够通过统一的通路,形成一个一端集合所有的商业银行,另一端集合所有支付机构的大平台,我相信,隔壁老王不说一定能改邪归正吧,起码会尽早被这个平台发现。

  絮叨了这么多,其实小太爷想说的是,对于咱们这样大的国家,这样大的行业,每一项艰巨的任务,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都会经历震荡、挣扎、妥协、甚至是别有用心的攻讦和挖苦。

  集中存管难不难?很难,谁都知道这里面的关系太复杂,利益太混乱,在一个问题上的盟友也许是下一个问题上的死敌。小太爷知道,因为我接触过,在最基层的最一线的环境中体验过。阵痛总免不了,然而总要抬头向前,迎接光明,有人嘲笑说一管就死,一放就乱,小太爷觉得这就是博弈不充分。而博弈中,最难的就是决心。抗美援朝难不难,难,但是做抗美援朝的决定更难,所以毛主席说“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行业监管也是如此,溃痈止痛,胜于养毒。

 

  最后,小太爷可能要老生常谈,市场是大家的,环境也是大家的,业务是竞争的,风险是合作的。小川行长说了动机不纯,我想每个人,动机纯一点,心术正一点。混淆视听的事儿少做,损人利己的事儿少做,有些打着学术名义的学棍尤其如此。

 

  最后的最后,我想说的是,文中的每个故事都是真实的亲历的,小太爷真心希望,在不远的将来,这些永远都是我的笑话谈资,而不再发生。

  至于刚才提到的那个大平台的故事,你们想听吗?以后小太爷再讲。

(内容源自网络)

(责任编辑:韶关市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协会)
上一篇:试论网络支付清算平台的三大使命   下一篇:有一个“取缔备付金集中存管”的提议,搅起满